🍊千歌生日快樂🍊[SS翻譯] 100萬次的KISS

啊我死了,少女纯情感的两位太美好了,我可以

kkmkn🍊🌸:

 在過去, 在台上面對著鋼琴鍵盤時, 演奏者是孤獨的, 這樣子想了。

 

 雖然合奏跟連彈的話就並不孤獨, 但鋼琴獨奏的情況, 在舞台上就只有自己一個人。 獨自一人沐浴於聽眾的視線的同時, 必須把自己的世界表現出來。

 

 本應是最喜歡的鋼琴在那個瞬間看上去像是不知正體的怪物。

 

 真的能靠這個控制它嗎?

 

 真的能隨自己所想般操縱它嗎?

 

 緊張跟氣餒一併膨脹起來, 把自己吞噬掉。

 

 那個時候, 想要一人勝過那個恐怖。

 

 但是, 現在不一樣。

 

 那一天。 我ーー櫻內梨子在東京進行鋼琴的concours。 我所屬的Aqours進行Lovelive!的預選。 分開在不同場地同時進行挑戰的, 那一天。

 

 即使只有自己站在舞台上, 也不是『獨自一人』。

 

 我察覺到了。

 

 其他, 還有很多。 邊想著讓誰人聽而彈奏時。 邊感受著為自己應援的人的存在而彈奏時。 邊為了作大家的歌曲而彈奏時。

 

 演奏者絕對不是孤獨的。 我是這樣子想的。

 

 ーー然後, 最近再追加了的, 一點。

 

 為了心愛的人而彈奏時。

 

 例如, 現在正好, 就是那時候。

 

 十根手指在白黑的鍵盤上來回奔馳。 僅為了彈奏給一人聽而組織出來的旋律。 那個旋律在我的房間中滿溢著。 把二人份的呼吸聲、 心跳聲吞噬, 變成跟外面世界隔絕的空間。

 

 盡情地享受了二人在一起的休息天, 沒想到在約會的結尾「想聽鋼琴」會被這樣子說到...... 嘛, 偶爾這樣子也不錯吧, 我是這樣子想的。

 

 而且, 被千歌醬以那麼筆直的眼神看著, 並「喜歡梨子醬的鋼琴」 被這樣子說到, 能拒絕才怪。 雖然我是知道的。 很久以前就已經知道, 而且也被說過好幾遍。

 

 ......這樣子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 這首歌曲也差不多到結尾了。 

 

 斷奏是大膽地。 圓滑線是滿滿的餘韵地。 最後的主旋律是情熱地。

 

 「......謝謝你的收――咦」

 

 完結了演奏, 轉過身打算致意時, 映入我眼中的是在床上爆睡的千歌醬的身姿。

 

 「千歌醬。 喂喂, 千歌醬」

 

 即使跟她搭話也沒有反應。 換來的就只有看似很幸福的睡覺聲。

 

 到底甚麼時候睡著了的。 還想著老實地在聽著。

 

 「真是的。 難得我彈給你聽」

 

 我靜靜地站起來, 小心謹慎地坐到熟睡的她的旁邊。

 

 「唔~唔...... 地球是黄色的......」

 

 那是甚麼鬼, 像是要這樣子說出來般, 我慌張地把口蓋住。 沒記錯的話, 回應睡話是不行的來著。

 

 不過說回來, 她現在到底在才怎麼樣的夢呢。

 

 來到内浦, 跟千歌醬相遇, 開始作校園偶像。 因為連續地發生快樂的事情, 發覺時已經被吸引住了。

 

 像現在這樣子, 我覺得更比較像是在作夢。

 

 假如這個是夢的話。

 

 徹底地製造美好的回憶不是比較好嗎?

 

 ......開ー玩笑的呢。

 

 對想要想出亂七八糟的理由的自己感到可笑。

 

 不是沒有找合理的理由跟理據的必要嗎。 因為就是那種關係。

 

 那裡有睡臉在。 那睡臉可愛到不行。 對於享用那個嘴唇, 這些已經足夠了。

 

 「那麼......」

 

 把姿勢改變。 自己也橫躺下來, 超近距離地面向著她。

 

 蜜柑色的頭髮。 太陽的香味。 水靈靈的嘴唇。

 

 就這樣子時間停止下來, 像是想要把誰的手也伸不到的地方也奪去一樣, 那樣的睡臉, 就在那裡存在著。

 

 屏住呼吸。

 

 至今經過雙方同意才去做的行為(那也是一隻手就能計算的程度的次數)。 在現在, 要單方面擅自地去做。

 

 對於甜美的惡作劇, 心臟鼓動了起來。

 

 兩人之間的空間, 慢慢地縮小了起來。

 

 然後, 就在那即將到達零的那個瞬間――

 

 「唔唔......?」

 

 千歌醬圓溜溜的雙眼, 像是至今都是謊話般睜開了起來, 並捕捉到反射性僵硬了起來的我。

 

 「梨子醬?」

 

 為什麼。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啊, 你這個人。

 

 明明真的, 就差一點點。

 

 有睡著的時機的話, 就有醒來的時機的吧。

 

 突然變得害羞了起來, 我開始慢慢地退後了。

 

 因為是那樣的關係所以沒差 這話雖然是自己說的。 但感覺這像是在把別人重要的東西奪走一樣, 感到奇妙的歉意了。

 

 大概在這裡退下來的話, 是成不了喜歡惡作劇的小惡魔的吧。

 

 但是, 那樣子想到後下一瞬間。

 

 「唔」

 

 「――!?」

 

 就只是一瞬。 在一瞬間, 千歌醬的嘴唇把我的嘴唇塞住了。

 

 捕獲是一瞬間的話, 釋放也是一瞬間。

 

 她已經回到原來的距離去, 輕飄飄地笑著。

 

 總感覺很不甘心。 變得非常的不甘心。

 

 「......難道, 是醒著的?」

 

 「唔唔。 睡著了哦」

 

 「說謊。 絕對是說謊的」

 

 不然的話怎麼做出那樣的超反應......。

 

 「因為啊, 儘管是剛睡醒起來也好 眼前出現梨子醬的臉的話...... 對吧?」

 

 臉頰漸漸地染上了些許紅色的同時, 千歌醬把身體抵起來了。

 

 我也配合著抵起上半身了。

 

 「對吧? 甚麼的 即使你這樣子對我說......」

 

 簡直就像是因為那裡放著糖果所以吃掉了, 這樣子主張著的孩子一樣的口氣。

 

 也就是說, 該怎麼說, 是本能的行動吧。

 

 那樣子的話, 已經勝不過她了。 完全敗北呢。

 

 「比起這個~」

 

 千歌醬的笑臉, 從天真無邪變成欺負人的了。

 

 「梨子醬那ー麼的靠近睡著了的我, 到底是想做甚麼事情呢~?」

 

 「嗚」

 

 也是呢。 果然會來這招呢。

 

 「原, 原來就是在別人演奏中睡著了的人不好哦」

 

 背向著她, 裝作鬧別扭。 那也是有著把滿載著動搖跟害羞的表情隱藏起來的意思。

 

 「啊~ 抱歉抱歉。 那是我的不好啊~」

 

 然而, 立即就領會到那是沒用的抵抗。

 

 千歌醬立即就從後面抱住了我, 以柔和的體溫把我包住。

 

 不知不覺地緩和下來的臉頰跟臉頰互相挨着――

 

 就那樣子, 被引導著地進行第二次的接吻了。

 

 啊啊, 真狡猾啊。

 

 這次是讓人覺得時間停止了下來般的, 長遠。

 

 感覺腦子中慢慢地麻痺了起來。 臉像是沸騰了一樣。 讓人不禁覺得是不是身體中所有的熱量都上升到頭部去。

 

 「這樣子就能原諒我嗎?」

 

 對於她的話, 我甚麼也沒說 就只是搖了下頭。

 

 「誒、 誒誒~」

 

 千歌醬的表情染上了困惑的顏色。

 

 其實呢, 那已經怎麼樣也好。

 

 現在腦子中就只有你帶來的這個火熱。

 

 在演奏中睡著了之類, 這邊想要偷偷地吻過去後醒過來之類, 那樣的事情怎樣也好。

 

 一度點燃了起來的話, 一下子是平息不下來。

 

 所以, 第三次由我來。

 

 「――!」

 

 終於, 今天第一次, 做出出乎她意料的事情了。

 

 熱情地。

 

 舌頭跟舌頭糾纏在一起。

 

 比起這世上任何的果實還要甜美的味道, 一切都像要在舌尖溶化掉一樣。

 

 比剛才的要更長遠, 長久。

 

 讓人不禁覺得剛才感到害羞跟歉意的自己到哪裡去了的地步, 埋首地進行熾熱行為。

 

 「......果然, 比起偷偷地去親 還是這邊的比較好呢」

 

 我把嘴唇分開, 輕輕地把頭依賴到她的胸口, 並這樣子說了。

 

 「嗯。 說的是呢」

 

 溫柔的氣息吐到額頭去。

 

 在這之後, 我們還會親吻多少遍呢。

 

 祈求, 不論多少次也。

 

 不論數萬次也。

 

 不論百萬次也。

 

 我像是祈禱般, 把臉埋到她溫暖的胸口去了。

 

 

 

 完結

 


 

 第一百二十三篇 個人翻譯 無校對

 

 作者: 高城キジトラ

 

 原文: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352514

【尚何友情向】难为听

庭桐-不使人间造孽钱:

激情ooc短打,真-小学生文笔,5000+一发完。灵感来源于190424尚何《汾河湾》。文中出现的搭档均为友情向。请 勿 上 升 真 人。

“离婚!离婚不过了!!”

《汾河湾》。分寸控制得恰巧的东北腔猛地一声,湖广会场中顿时爆出笑浪,其中也掺着整齐划一的起哄声。

何九华手执白面纸扇,摆出符合剧目人设的嫌弃表情,尽力克制嘴角的上扬。这是尚九熙那好包袱的开端,几小时前刚在他改到深夜的台本中成型。初次甩出,这只是个开端就效果甚佳,他替他的逗哏欣慰。只是这次,场下观众似乎过于亢奋,前半小时里没少搭茬——他入社十年,只在近些年见这种观众多。不足为怪,却足够让人厌烦。

好在何九华还记着自己带人物上台的,始终是不愿出了人物,也就随他们去,毕竟这场活儿太经典,观众都听过不少次。哪儿也没什么好搭茬的,歇着吧。他想。

那边的尚九熙小幅度甩甩头,一小撮儿微乱卷发跟着晃晃。何九华稍稍绷大眼盯着他,想要看他甩出这好包袱。

脑袋上裹着花头巾,姿态宛如东北老爷们儿脱鞋上炕的尚九熙深吸口气,一句唱直愣愣自胸间奔喉咙口:“哎呀我滴天儿啊!”

台下KTV爱好者们迅速反应过来。“天儿啊”几个字,九熙响亮嗓音几乎被淹没在台下跟唱的嘈杂人声里。

压不下去,他面前没话筒。

何九华习惯性地抿起嘴,印象里白净壮硕的六队队长总爱唱这曲儿。可这次自打第二句开始就是九熙自编的词,用来挤兑他何九华的。他拄着扇,等着听。

“哎呀我滴天儿呀!——何九华他……”尚九熙只唱到这里就完全无法压过台下声浪,干脆闭了嘴。台下可比他卖力多了,不张口的便罢,张口的一个二个尽力得很:“哎呀我滴天儿~啊!破鞋露脚尖儿~啊!……”

何九华绷不住表情了,无处爆发的烦躁最终汇到脚步上。——他脚下生风几步跨到话筒前,像一直以来对付搭茬的方式一样,对着台下,手臂带着蒸腾的怒气在空中挥出一个弧度:“闭嘴闭嘴!!”深吸口气,他压着心里的激愤向尚九熙那边转过头去。只见歪歪斜斜坐着的那背影朝着他的方向略转了转,继续挥动手里帕子,出一声半真半假的懊丧音儿:“哎~呀!”

心头不平未覆又起。视线转回台下:“你们是不是都买错票了你!”

台下听他这么一句,不少观众挺识趣地敛了表情,却仍有稀稀落落的人笑得吵闹。

何九华半张着口怔住,怒火被生生拉长成微妙的无力感。手握折扇的瘦高青年只来得及顿上半秒,就听见自家搭档又开始嗷嗷喊叫。一头小卷毛的搭档龇牙咧嘴,五官拧一块儿,灵巧身段微微曲着,细瘦的手臂朝着观众有力地挥了挥手帕:“我唱的跟你们那不一样啊——你们也欺负我!”

何九华自知这场面他不能不控,包袱翻不翻得出来还得看他——几步走到尚九熙身旁,想量上几句让他把这包袱抖出来。还没张口,执拗的“断头台”就向着观众那边侧了侧,又一次挥着手帕:“哎呀我滴天儿啊!何九……”

然而这一次他的“华”字都被淹没在了和声里。台下的“破鞋露脚尖儿啊”似乎比上次还响亮不少,按照惯例,在这之后还有浸满自豪的笑声,里面或许还掺杂有观众不自知的幸灾乐祸——站在他身后的何九华懒得再看他们。右手还握着折扇,左手伸出要搭尚九熙的肩,却看见自家搭档脖颈微微缩起来,颤抖两下。他不用看也知道尚九熙又在笑。紧抿着嘴紧锁着眉,无可奈何又微微抱怨的笑。

尚文博这人,看着不太好相处,其实可爱笑了。好像烦心事摆在面前,他那样抿抿嘴就能快些解决。何九华想。他左手凝在离尚九熙肩头几厘米处,还犹豫着该不该搭上去,甚至还思虑着搭上去了会不会又一次引发台下起哄浪潮——就见小卷毛用他刚刚还嫌弃着的“湖广会场的脏帕子”猛地捂住了脸。或许是太过嫌弃,他马上又拿了下来,身子转向台下。

台下那黏腻的,如同找不到源头的腌臜水的笑声渐渐转了调调,开始唱他们没唱完的曲儿。尚九熙抬着眉,额上挤出几道纹路,睁大圆溜溜的眼睛,望着台下。

他的笑意变浅了,眼神满是无可奈何。上扬的唇角僵着,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何九华站在他侧前方,低头看着他左右为难的搭档,这位无辜的角儿。

这是我的角儿。

他捏紧扇骨。操你大爷的,你们不尊重的人,是爷的角儿。

转身抬脚就走,扇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大褂一角带着风飘动两下,何九华大踏步径直进了后台。

尚九熙还在椅子上面对观众坐得乖巧。他扯着僵硬的唇角望着台下有点出神,脑子里一会儿是自己大半夜坐在电脑前改台本,嘴里含棒棒糖都抵挡不住困意,一会儿是高中数学课刚上课,教室嘈杂,老师坐在讲台上等着他们自动安静下来的场景。

他瞥到何九华转身走,听到扇骨和桌面接触的脆响,就知道何九华气到犯浑。再一扭头,见下场门的门帘飘动,不见何九华人影。他一时暗暗急起来,三分逗七分捧,台上多靠捧哏掌控节奏。这何九华一旦甩出北京小爷性子,尚九熙只能由自己控场——好在何九华的拂袖而去还有点用,台下挺识趣地闭了嘴。尚九熙趁热打铁站起来走到话筒前,露出一个真情实感的调侃笑:“你们这帮六队的卧底!完了!今天连观众都把队长架空了!”

话筒声音太大,他龇着一口白牙说得痛快,扇子啪的楔在他头上时他可是吓得一激灵。熟悉的、略微沙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裹着只有他听得出来的隐秘笑意:“坐下坐下!!”

何九华揭开门帘出来时刚好是尚九熙张口找补的时候。这倒让北京爷们儿有了点破罐子破摔的开心的感觉,脸上溢满笑意,手上可是一点不客气。当然了,照例半开扇,被敲的那位一点儿不会疼。尚九熙半瘫在椅子上,挺幼稚地蹬了蹬腿,发出抱怨的嗷嗷叫。手一甩,把手中帕子“啪”地扣在膝盖上,双腿并拢双手撑膝,宛如被批评的小孩儿。

“打不了他们我还打不了你了我还!!”心里堵着的郁垒随着这句的出口,算是削减了点。他自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够明显了。能听懂的自然会懂,那些个不懂的或懂了不认账的,一千句也是白说。

可怜尚九熙不仅包袱夭折,还要被扇子楔,这会儿又被自家捧哏揪住命运的头巾角拉扯:“就你这个造型!我都没说离婚呢你知道吗!”

看着弱小可怜又无助但能祸祸的尚九熙,何九华终于觉得心里涌上一股带着略微咸涩的清爽。带着这种心情,一句“大嫂前来见礼啊”刚出口就渗着控制不住的笑音。

—————————————————————

队长和队长搭档忙着商演,七队已经习惯后台没有孟鹤堂周九良的日常。

尚九熙对何九华说过他有时挺羡慕五队,因为他们后台有机器人模型可以组装,有时他又会有点羡慕二队,因为他们后台那杆九环大刀看着可帅。可怜七队后台缺少这么炫酷的玩具。以致尚九熙在后台对过词又嫌眼睛疼不想看手机时,只能在一堆观众送来的小布偶里刨他喜欢的东西。

然而今天,尚九熙手里什么都没有。他双臂在胸前绞着,半瘫坐在沙发上盯着墙不出声。

“我的包袱不好吗?”他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急着回家。可能是腰又不大舒服,他双手改为撑在沙发上,上半身向前弓起,嘴里嘟噜出这么一句。低着头也不知在问谁。

“好。”何九华坐到他身边,难得没抽空在吃鸡战场驰骋,“角儿,你这包袱好。”

尚九熙没说话。他放在面前茶几上的手机亮起,是微信群里孟鹤堂发了语音,询问小园子演出状况。“每日例行关爱”。

何九华伸手把手机拿给搭档。他的锁屏是《圣拉扎尔火车站》。

“今天怎么样啊?都好吧?”队长吐字柔软清晰,沉稳且温和的声音隔着半个中国,从手机里传出时不免带了些遥远感。尚九熙把整张脸埋在手里,用力蹭了蹭。何九华忍不住搭住他的肩头:“行了文博儿,一会儿一手油。”

张九泰站在边上,看着沙发上周身低气压的两位师哥,正要上前安抚,就见尚九熙摁着屏幕对着手机低声说了句什么。

手机在张九泰手中振动一秒,尚九熙在群里发了语音。

下了台就藏不住的东北腔呜呜噜噜的听不真切,好像说话的人根本没想张嘴。张九泰将出声口贴在耳朵上听了第二遍方才听清是“有人搭茬儿。”简短的一句,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和刘筱亭在后台自然能听见观众的起哄,一开始只以为是跟唱,听见第二次便觉不对,见何九华演出中途回了后台,才明白过来事情的严重性。两人一见他掀帘子进来,心里就擂鼓似的,想着这次可不太好收场了。

群里陆续有师兄弟表示演出结果尚可,孟鹤堂却是半天没动静。何九华转头瞥见不知所措的一黑一白两人,朝着他们摆摆手,做了个“回去吧”的口型。张九泰点点头,低声说句“走了二哥”,拽着还想说点什么的刘筱亭离开了。

尚九熙疲惫地把手机扔到一边,陷在沙发里,盯着天花板嘀咕:“累死了。我要回家睡觉。”

“你要不就先闭一会儿眼。”何九华看着他,“好吗?过会儿我叫你。”

尚九熙沉默着,脑袋抵着沙发靠背摇头,一头卷毛被呼噜得乱七八糟。眼睛阖了几秒,忽地鲤鱼打挺一般弹了起来,扭头盯着何九华,尽量不抬高声音,一改平日里台下稳重形象,急切不已地就张口:“怎么地啊?我都说了跟伦哥唱的不一样,为啥就不愿意听听我唱的是什么词儿?为啥都不愿意听我甩的包袱?咋那么多人都只说我喜欢尚九熙因为他现挂厉害?我甩包袱老被人搭茬每次都靠着你撅他们……我…我这……”

他在这儿卡住了,盯着何九华翕动几下嘴唇,终于是没说下去。何九华见他停下,忙接上他的话:“文博儿这真不怪你。台底下搭茬的打断你的包袱,没素质,是观众自己有问题,他大爷的,觉得一声不言语就憋得慌,自个儿有嘴叭叭儿的。你系统学习相声才五年,再者又是逗哏的,要少出活儿。我比你经验足得多,自然是我这量活儿人来撅那些搭茬的。你就安心逗你的,撅人量活儿有我呢。行不?”

“……”尚九熙一瞬间没了平日里那股劲儿,只一双晶亮眼睛盯着他看。

“还有你说的现挂。”何九华见他一声不言语,以为自己太激动吓到了搭档,声音和缓了些,“现挂呢也是控场能力之一。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基本功不差,有不到位的地方,咱慢慢练。”

“……”

“别担心了,有我呢。”

尚九熙抬起眉毛,双唇向内抿起,唇角上扬,直愣愣盯着他,一双小圆眼澄明锃亮,干净得不像话。他“中年油腻”的搭档见他笑,便也冲着他露出十六颗白净牙齿,又“地包天”式向上吹口气,前额长长软软的一撮儿浅色刘海轻柔地飘动起来:“哎,走不走?”

“走呗。”尚九熙站起身,伸个懒腰,“嘶——完蛋玩意儿,腰又疼。”

何九华伸手要给他捶捶,被宁死不让男性触碰的钢铁尚九熙推了回去:“我家有小锤子,走走走走!”

关灯锁门,两个瘦高身影离开了湖广会馆。尚九熙的手机忽然振动两声。备注“孟祥辉(孟鹤堂)”的微信窗口跳出两个小红点。两条语音,一长一短。

“孟哥的。”尚九熙朝着何九华扬扬手机示意他过来,点开放在俩人耳朵边听。

“九熙,今天《汾河湾》有人搭茬儿对不对?嗐,你瞧瞧,咱德云社总在《汾河湾》上出岔子,哈哈哈。”那头孟鹤堂笑几声,顿了顿,“听你语气好像挺严重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状况,如果你愿意的话就等我回来咱们当面聊?——但是你要记住,你是有能力的,你跟九华都很有能力。如果说遇到难以控制的搭茬,那这一场下来也算是一种磨炼,可以攒经验的,对不对。咱师父不是说过嘛,谁还没个被轰下台的时候?搭茬刨活的都会遇到,咱们也难以避免。对付这种状况,不是只要容忍,情况就得以缓解的。我们可以适度撅回去,一定要注意把握分寸,太轻没用,太重适得其反。还是我那句话,不能由着观众来,那样的话咱们都不会进步,对不对?——哎周航!周航!来来来周宝宝跟九熙说两句,来。”

第一条语音播完了。尚九熙点开第二条明显短一些的语音气泡,是周九良略显稚气却稳重老练的声音:“反正就…搭茬儿是,难免。要真忍不住,也不用憋着表情。脸上挂几分相还能起个震慑作用。再过分就撅,老惯着搭茬刨活的像什么话呀,再不行跟高老师一样,返场的时候提出来,就显得更正式些。嗯…对不对?等孟哥跟我回来,咱们四个找个时间互换搭档来两场。师哥带你俩!”

语音听完,第三条语音又弹了出来,更短。是孟鹤堂轻柔得如同抚慰的声音:“九熙九华,辛苦了。

“——辛苦辛苦。”后一句是周九良。

两人站在路灯下一时无言。何九华先笑了出来,他感觉就像有人把一杯甜度调得刚刚好的温热蜂蜜水捧给他,喝着熨帖,五脏六腑似乎都柔软起来。他看见尚九熙还愣了几秒,然后跟着笑了,眯眼露牙,肩膀耸起,发自肺腑的,像他平时在后台跟师兄弟一起打打闹闹时那么笑,像大封箱集体返场他在话筒前心安理得地作妖时那么笑。

他几乎是雀跃地摁住语音键:“您二位辛苦!孟哥九良你俩啥时候回来啊!”

夜风没了之前的凉,反带七八分暖意。雨早就停了,下弦月清晰明亮,剪纸似的贴在深蓝夜幕里,也碎在地下一个一个雨洼里。夜一天渐一天晴暖,要入夏了。

“文博咱吃串儿不,你看那边儿有个摊子好多人都在……”

“走走走!我早饿了。”

——伪•结文——

【彩蛋】

“哎妈呀烫死了……”

“角儿你慢点儿的!舌头烫坏了明儿咱只能上《学哑语》了!”

“何健!”

“啊?”

“咱啥时候再来次《汾河湾》?”

——真•结文——

【最后还是忍不住叨叨两句。

没想到第一次写德云社同人是主打尚九熙何九华_(:з」∠)_这篇文大概是一周前开始写的,那时候是半夜看了190424的《汾河湾》,看到瞎搭茬导致九熙没能甩出那个包袱的时候实在又心疼又愤怒,激情瞎写,开了个头就因为把握不好性格而搁下了。后来多看了些熙华的场次,翻了他们的微博,好歹是对他们有了削微的了解。

文中声口尽量在往人物上贴,肯定还有很多不符合或者ooc的地方,您多谅解。

也请能去现场的朋友们多体谅体谅台上的演员老师们,不要刨活,不要搭茬,让他们好好说相声,在这儿谢谢各位了。

孟哥好像总说“对不对”,不知道是不是口头禅,我挺喜欢听他说这句。于是让九良也耳濡目染了一下2333

在九良的话里捎带了一下高老板,啊我真的好喜欢高老师啊(哭泣)

本来想着尚何两人不开心了的话,秦霄贤肯定会去安慰,但那天的节目单里没有他,就没写到。

谢谢大家愿意花时间看我的菜鸡文和瞎哔哔,23333】

庭桐  2019.07.18.

【水浒传同人】梁山泊年度十大沙雕新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全场最惨:秦明、阮小七、张顺👏

没尾巴的樊青鲤:

1.李逵被军师叫去训话,还没进门就开始扫地。


 


“想让军师少说两句。”踢碎了两个花瓶的李某如是说。


 


 


2.看到房子起火,秦明淡定围观,事后发现烧的是自己房子。


 


“这谁想得到啊!我还跟花荣说谁家这么倒霉呢!”


 


 


3.阮小七回家发现家已成废墟,原来是哥哥们搬家忘记告知。


 


“哦对,我们还有个弟弟。”


 


 


4.时迁入室行窃,撕遍东京城所有小孩寒假作业。


 


五百个小孩敲锣打鼓集资给他送了锦旗。


 


 


5.因不满天性被压制,李逵酒后上吊自杀,因太重绳子断掉捡回一命。


 


当晚杀了只羊庆祝。


 


 


6.武松不想听施恩唠叨,倒地装晕。施恩讲笑话将其逗醒。


 


“两个火石坐在草堆上打架,然后草堆着火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7.张顺不想听哥哥和关胜吵架,怒而跳水。


 


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8.时迁顶风作案多起,只为被徐教师抓住。


 


因偷盗技术过于高超至今未如愿。


 


 


9.大桥禁止行人通行,凌振钻入炮筒试图通过被当场抓获。


 


“他不怕桥被压塌吗?!”工程总监李云震惊地问。


 


 


10.石秀打工遭拐卖,反将人贩子卖掉。


 


杨雄一时竟不知该夸奖义弟的机智还是教育他不要拐卖人口。


 


 

帮挂一个两面三刀的妖艳贱货

Kitty:

鲦鱼出游从容,你是不是有毒!!!

亏我先前还拿你当朋友,你原先支持我的文的时候,我在电脑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好了脑洞还有剧情梗概,保存成word文档或者PDF发给你看,你都没说过我的剧情玛丽苏,这会儿你怎么满嘴喷粪,这么说我辛辛苦苦的心血!!!

你不喜欢看你可以不看啊!接受不了我的文风,我艾特你你可以不接茬啊!

我想请问一下,你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操作——给我点完赞之后到处喷我,还不经过我的同意转发我的心血截图吐槽,你算是个怎么回事啊?!!

TMD,是不是我原先对你太好了,给你惯得一身臭毛病对吧,呵呵呵!!!

TNND,真的忍不住要骂人了,接触过我的人应该都知道我蓝雪从来不骂人的是吧,呵呵,我今天真的是他凉的被“逼上梁山”啊——

我不是在博同情,刻意显示我自己有多用心写这个小说,为了贴合浪里白条的人设,我一遍遍得空就刷水浒原著和央视电视剧;

文采好的小伙伴【特别提名雪琦】给我建议,还热情地给我改文,我全存在备忘录里一遍一遍地反复刷,学习她的细节描写;

每个章节我都码字不少于3000字;

每次发文字度娘都会吞,我为了爱看的小伙伴不会错过,我还每次都在老福特上截图······

算了,不说了,谁让我愿意写呢,谁让我愿意为了浪里白条写下去呢!

小伙伴们如果看到了,得空帮我怼他,帮我好好出了这口恶气!

谢谢大家了!

不过还是谢谢一路上支持我的小伙伴!谢谢大家!
 @雁霜透幕-桐  @扫去来日  @火狐  @梦翎  @嘤嘤怪行遠  @南小鸟的老公雪琦  @桃子=渴望吸食杨志  @军师缴纳税  @榆乔er  @纵壑  @青山不老  @陈慢慢  @镜音雨墨  @_没有痉挛的鲸峦  @羁绊  @红袖  @叶昼言只能按屉卖  @白芷加陈皮  @酷帅小旋风  @乜薇染 


问卷 | 歌单x本命CP的十题文手挑战

KYLOS.:

嗯。大家好,是最近沉迷于搞搞问卷的笛了。


喜欢上了各种随机生成的感觉,概率嘛就是这么玄妙(说着打开了应用统计学的期末复习笔记)。



1. 首先!你要挑战的CP是哪对呢?


2. 停住不要动,就停在你刚刚正在听的这首歌上。试着用它的名字做标题,为你的CP设计一个完整故事。


3. 打开你歌单里第七首歌的第一句歌词,以它为开头来创作一段甜文。


4. 翻到第十七首歌的最后一句,以它为结尾来创作一段虐文。


5. 一方对另一方表白的时候唱了第二十一首歌,那他会表白成功还是会被打出去呢?


6. 一方给另一方留了个字条,上面写了第三十首歌里的一句话。那么这会是怎样一个故事?


7. 挑一首纯音乐。在没有歌词只凭感受的情况下,你想象到了有关这一CP什么样的场景?


8. 随机播放切一首歌,设想一下这首歌描述的是怎样的时代背景(依据歌风的不同,这个背景可以是历史存在或者架空的)。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假设你的CP事先并不认识。那么给他们设计一种相遇的可能。


9. 从所有歌名或者歌词描写对象为物品(如:镀金的笼子、一张老相片)的歌里,挑“一件物品”为线索,围绕它展开这对CP的故事。


10. 最后,说说你认为这对CP最适合哪首歌,为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卤蛋—今天绝京出青坊主了吗:

开始还是挺正常的越到后面越放飞自我。。。
填完天罡星已经要死了懒得继续了。。。
天罡全员猫化注意    毁人设注意

沙雕改词第9弹!《水军怕水》

说好不更新水军又食言了……


全员向,CP:七贵、关横(明显)、俊顺、二五、威猛

(PS:这一篇里有两处与五虎很忙的关胜part对应,看看谁能找出来所有两段)

(PS:Jelly Fish梗见合集里水军兄弟篇)



大海真可怕~




叫我 小七


Oh oh come on come on baby


掌柜的诱惑我这招 卑鄙~




Oh喊我 横子


Oh oh come on come on honey


我喜欢你胜过 劫营~




船舱它是我的家 


水泊是我嘘嘘的地方


我对茶水会过敏 


喝酒已很久


想当那将军 


结果变成水军




Oh oh~ 


怎么有点石碣腔 


No no~ 


去到太远的长江


人家泼皮最爱吃菠菜 


我却爱清粥小菜 


再来点海带!




喔喔喔打鸣


勾勾勾打鸣


哦哦哦打鸣


天亮了打鸣 


我的公鸡怎么叫不醒我——




铃不铃不铃


铃不铃不铃 


铃不铃不铃


铃不铃不铃 


大头领你肯定很谷灵~~~




叫我 顺子


 Oh oh come on come on 兄弟


公明哥哥拐我这招 卑鄙




Oh喊我 李俊


Oh oh come on come on baby


我爱你胜过当 皇帝




这些河鲜 捕吃可吃


知不可吃 


捕吃可吃 


知不可吃可


不吃克制不吃 


不吃鱼香肉丝


跟我学一遍 来




我去鱼牙子买鱼虾来放生 


去水泊里把鱼通通捞走


只有一种鱼捞不走 


姓关外号大刀


(关.大.刀)




俊哥说 


为了节能减碳全都用手划 


有空就去甲板吸收太阳能


抹抹防晒,等着美掌柜上钩~


Go!




起床了头领


起床了头领


起床了头领


起床了头领


我的小兵怎么叫不醒我




跟我走小兵


跟我走小兵


跟我走小兵


跟我走小兵


大头领


暹罗当皇帝~




叫我 二哥


Oh oh come on come on 坑银


吴青莲请我去聚义 给力~


Oh喊我 五弟


Oh oh come on come on honey


我喜欢你胜过 钱银~




嘘——




叫我 童威


Oh oh come on 蛟龙兄弟


浔阳江头随俊哥去 起义


Oh喊我 童猛


Oh oh come on jelly fish


我喜欢你胜过 honey~




叫我 水军


Oh oh come on come on 兄弟


梁山兄弟呼唤我去 起义~


(行道义~)


 Oh喊我 水军


Oh oh come on come on honey


我喜欢你胜过 黄金~

沙雕改词新一弹!《五虎很忙》

原曲:《牛仔很忙》-周杰伦

内含CP五虎相关,你们找吧



秦:呜啦啦啦鸣金音

随着奔腾的马蹄

花宝燕吹着玉笛

夕阳下美了剪影~


董:我用双枪写日记

介绍完了张清

接下来换介绍我自己~


关:我虽然是个将军

宴会上只喝龙井

为什么不喝美酒?

因为美酒伤身体!


林:很多人不长眼睛~

嚣张都靠权力~

我豹子头就来教训你!


关: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水军一起上

我在赶时间

每天劫营大刀也累了梁山也累了~


秦: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青州呼唤我

黄信需要我

秦明很忙的~


合:心爱诶~我走去起义~我在梁山你在哪里~


董:我啦啦啦躲石子

因为我喜欢张清

呼延:看东西不用花镜

因为重瞳好视力

秦:我有颗善良的心

都躲在火霹雳

哦发飙时尽量不踩陷阱


关:大刀它没长眼睛

我曾经答应老施

除非是万不得已

我尽量空手套媳~


董:程太守来壶特曲

要逃命请先你

顺便款待我这个准儿媳~

hiha!


林: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你们一起上

我在赶时间

每天火烧山神庙够了

林冲也累了~


合: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天星呼唤我

梁山需要我

五虎很忙的~


呼延: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你们一起上

我在赶时间

每天破我连环马累了

徐宁也累了~


合: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你们一起上我们赶时间

每天打仗观众也累了

兄弟也累了~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天星呼唤我

梁山需要我

五虎很忙的~

hiha!